• <menu id="smsee"><tt id="smsee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  【基層好醫生】第1期:仁心仁愛暖鄉情
    English | 中文

    【基層好醫生】第1期:仁心仁愛暖鄉情

    2014-12-03 本站原創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         2014年11月,好醫生藥業集團聯合《中國醫藥報》等權威媒體啟動開展“關愛醫生.關愛基層”專題報道活動,深入基層,尋找、發掘、宣傳基層好醫生的典型代表,通過國家級媒體和國食藥監總局機關媒體的力量,弘揚“基層好醫生”執著奉獻的好品格,宣傳“基層好醫生”的感人事跡,展現“基層好醫生”的大愛風采,詮釋“基層好醫生仁心仁術”的生動內涵,向全社會傳遞正能量,呼吁全社會關懷廣大基層醫生,關心基層醫療衛生事業,關注億萬大眾的健康。
     
    仁心仁愛暖鄉情
    ———記河南省濮陽市鄉村醫生趙建豐
     
          41年前, 趙建豐還是一個剛滿19歲的青年。青年。高中畢業后,他帶著課本回到家鄉———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趙莊村務農。他躊躇滿志,一邊干農活一邊刻苦復習功課,準備兩年后去考醫科大學。當一個人人尊敬的白衣天使, 是他最大的人生夢想。
     
          但是,一件偶然發生的事情,卻改寫了他為自己設計的人生軌跡。那天,他去看望一個多年未見面的朋友。一進門,朋友便一把拉住他的手泣不成聲。原來,這位朋友不到1個月大的女兒出現發燒、抽
    搐、吐奶等癥狀,吃了幾天藥,卻一點不見好,不少老人說這孩子得的是怪病,活不成了, 得趕緊扔掉。小夫妻倆心痛難忍,卻無計可施。
     
          趙建豐聽罷,走過去抱起嬰兒,只見孩子雙眼緊閉,額頭發燙,臉上、脖子里零零星星散布著一些紅疹。趙建豐極力搜索著腦海中有限的醫學知識, 斷定孩子可能就是因為濕疹引起的發燒, 再加上營養不良, 體質虛弱, 造成免疫力低下。他對朋友說了句“等我回來! ”就飛快地跑回家,找了些消炎藥,又拿了幾個雞蛋,包了點白糖,便折返回朋友家。他把消炎藥碾成粉末,加點白糖,泡在溫水里給孩子喂下去。然后讓朋友給孩子拿些干凈的衣服和被子,以防疹子感染。就這樣,他抱著孩子,喂藥、喂水,一刻不敢撒手。慢慢地,孩子的燒退了,紅疹消失了, 青紫的小臉漸漸紅潤起來。趙建豐這才大大舒了口氣。6天后孩子痊愈了,朋友夫妻倆一定要讓趙建豐為孩子起個名字。趙建豐想了想說:“我來得巧,算是撿回孩子一條命, 希望她今后一生都平平安安的,就叫巧平吧。”
     
          巧平現在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,一家人正如趙建豐所愿, 過著幸福平安的生活。
     
    仁心仁愛暖鄉情
     
          這件事對趙建豐觸動極大。家鄉的貧窮、醫療條件的落后、鄉親們生活的艱難,都讓他感到揪心。是遠走高飛實現自己的人生夢想? 還是留下來,以自己的微薄之力緩解父老鄉親看病就醫的困境? 最終,趙建豐選擇了后者,留在家鄉當了一名“赤腳醫生”。這一留,就是41年。
     
          為了更好地服務于鄉親們, 趙建豐不滿足于自己有限的醫學知識, 又自費報名進行了3年的醫科學校進修,使他在后來的醫術水平上又上了一個新臺階。一天深夜, 一個婦女拉著重病的丈夫來看病。他一看,患者已經連續高燒多日,病情嚴重,這個小診所恐怕難以接診。他一刻沒有耽誤,馬上叫了輛車,和那位婦女一起把患者送到離得最近的醫院。然而,值班醫生覺得看不了,建議趕緊轉到省城大醫院。正是半夜三更,開車到省城醫院路途遙遠,這一路顛簸,患者恐怕難已支撐。家屬一聽眼淚流了下來, 哭著說:算了,不折騰了,回去吧,死也要死在家里! 趙建豐一咬牙說,回我的診所! 回到診所后, 趙建豐一邊查醫書, 一邊備藥。他從患者最重的癥狀入手,先退熱, 后止喘,藥也用了比平日更大的劑量。五六個小時后, 患者居然奇跡般地開始好轉,熱度減退,呼吸變得均勻。趙建豐不敢有絲毫疏忽,時刻守在患者身邊,一邊用藥, 一邊給患者喂些白糖水、雞蛋羹等。第五天,患者居然站起來了! 現在,當年的這位患者已是年過八旬的老壽星, 身板硬朗,耳聰目明。他每每跟別人提起這件事都會說:“沒有趙大夫當年的救命之恩,哪有我今天的天倫之樂? ”
     
          41年間, 趙建豐背著藥箱, 風來雨往,走村串戶,在方圓幾十里內,只要有人生病,不管時間多晚,路途多遠,都能看到他奔波的身影。隨著時代的變遷,“赤腳醫生”的稱謂早已成為歷史,趙建豐又開辦了自己的診所, 繼續為鄉親看病就醫。給鄉親們看病,趙建豐堅持三不計較:不計較時間,不計較藥費,不計較遠近。這些年,為多少人免費看過病,送過藥,他自己都記不清了。他只記得,只要需要, 他必定在第一時間趕到患者家里。幾十年, 守著這個條件有限的小診所,他沒耽誤過一個病例,沒出過一次醫療事故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歲月悠悠, 當年的青澀小伙, 如今早已兩鬢如霜。61歲的趙建豐依然過著平凡的鄉村生活,多年的基層醫生生涯沒有給他帶來大富大貴,卻讓他有了一種坦然、充實、平和的心態,這種心態從他幾十幅頗見功底的書法作品中可見一斑。“現在城里很多藥店都高薪聘請您這樣的老醫生坐堂,比您做基層醫生掙錢多,還輕省,您不想去嗎? ”望著滿墻錦旗和他自己寫的書法作品,記者問道。趙建豐笑著搖了搖頭,沒有作答。走出這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農舍,轉過身,暮色中的趙建豐平靜地站在門口,微笑著目送我們上車,他身后的大門上是他親筆寫的對聯。上聯是:迎朝霞施仁愛心潮澎湃;下聯是:擔道義踏征程豪情滿懷;橫批是:任重道遠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這,不正是趙建豐最好的回答嗎?

    红鹰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