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smsee"><tt id="smsee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  【員工分享】中年少女的朋友養生辯論
    English | 中文

    【員工分享】中年少女的朋友養生辯論

    2018-09-06 本站原創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     
     “喝最烈的酒,坐最貴的救護車。”
    “喝啤酒前記得往杯里放點枸杞和紅棗~”
    “孜孜不倦熬夜,勤勤懇懇護膚。”
    “穿破洞褲要在洞里貼個暖寶寶”
    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這很朋克,但一點都不養生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  仔細一想,近數月以來,平均每日睡眠不足4小時。隨之而來的副作用明顯:記憶力減退,注意力不集中,頭痛。
     
          “真擔心自己會猝死,真的要早點睡了。”發了一串養生雞湯在朋友圈,掀起一次集體自勉,評論和點贊幾乎來自凌晨1點后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我們歷數晚睡的罪惡:發胖、毛孔粗大、焦慮、記憶力衰退,性欲下降。晚睡代表著不健康、危險,睡了多少被當成檢驗生活幸福的重要標準。但是,只有天天晚睡的人才知道這些危害。早睡早起的人不聲不響,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。所以我也懷疑,呼吁晚睡危害的人一直沒有變少,而且越來越多,說明這種呼吁根本沒有用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早睡就是那種我們說了一萬次也根本做不到的事。就像每天跑步、戒掉糖分和改掉拖延癥一樣,它們的共同點是,更多地以口號而非事實形式存在。“早點休息”這樣的結對話結束語,更像一句“恭喜發財”“祝你平安”式的祝福。就這樣,我們一面高喊著“我拖延我懺悔”,一面繼續將自己躲起,像一只腦袋埋進沙堆的鴕鳥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我們的問題是太糾結,找出一萬個不睡覺的理由,控訴加班工作,卻不敢公開承認熬夜真正的妙處。
     
          大部分“晚睡族”的真正狀態:上班的時候我總是想趕緊回家睡覺,下班后和同事一起吃飯的時候也累得差點整個腦袋砸進盤子里,但回到家終于可以睡覺的時候,我卻只想聽歌,玩手機,打游戲,將手機中的各類APP全部打開一遍,常常到了凌晨3點才睡覺。但我真的很清楚自己已經很累了,一個人晚上精疲力竭的時候卻總是想做點別的事情,除了睡覺,這到底是為什么?”
     
          聽上去很活該,如果在工作時間看到這段話,很多人恐怕會生氣地認為自己絕不會這樣。但如果你一邊靠在枕頭上刷朋友圈一邊這么想,那就太不誠實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我們很多時候明明就是活該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而且你不得不承認:大家的平均睡眠時間在縮短。美國在60年代做過一項調查,每晚睡眠少于7小時的成人比例是2%,2011年這個數字已經接近40%。我們一邊在口頭上呼吁睡眠,一邊用身體對抗它,咖啡和抗疲勞營養品的風靡都證明了這一點:它們的誕生都不是為了讓人睡得更多,而是如何睡得更少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除了失眠,最經常被拿來當晚睡借口的就是工作。但被省略掉的真相是,缺乏睡眠和主動推遲睡眠是兩件事,“工作太忙根本沒時間睡覺”這件事發生的幾率,就好像太忙連吃飯時間都沒有一樣,可能偶爾會發生,但并不會經常發生。
     
          坦白點吧,我們睡得太晚的主要原因,是我們根本舍不得睡覺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我們需要偷時間,因為我們的時間都不是自己的。最真實的生活是這樣的:大多數人都缺少自己待一會的時間,包括那些經常號稱自己寂寞的人。從早上起床,到晚上睡覺前,大家最想做卻做不到的事情就是“你不要跟我說話”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《奇葩說》有一期的話題就是,我能不能有不及時回復你的權利?我想說,沒有。你可以不回復一個陌生人,但你可以不及時回復你的同事、工作伙伴、住在一起的家人和戀人嗎?只有一個時間,我們終于擁有了不回復任何人的權力。那就是深夜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熬夜本質上是這樣一件事:你把那些不得不回復的人熬睡了,然后終于偷到了短暫的自由。
     
          人會不惜鋌而走險,追求這種“終于不再負任何責任”的短暫快樂。所以熬夜的人明知道有害健康,知道影響體力和精神狀態,還是戒不掉。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 晚睡肯定對健康有害。但夜晚把一條奔騰喧囂的河流攔腰斬斷,讓它微波不興地暫時進入平靜狀態。白天屬于工作,傍晚屬于家庭,夜深人靜的時候,時間終于屬于自己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比如去做一些白天沒有 空閑 做的事。注意,是空閑,不是時間。還有人用這段時間去做一些白天沒有勇氣做的事情。一個上班族,白天在國企當一個簡單而有點無聊的公務員,下班回家照顧完妻子和孩子,在他們入睡后,每晚固定兩個小時,他會恭敬地打開臺燈拿出紙和筆,翻譯彼得·海斯勒的《尋路中國》。
     
          那時候這本書還沒有中文譯本——熬夜給了人變身的機會,讓我們有機會偷一段時間去做另一個自己,成為“吸收黑夜和月亮的能量”的人。
     
          或者干脆拿這段時間來當個廢物。不管是回想一天發生的事情、躺在床上發呆、觀察星星、去樓下花園漫無目的地散步,還是干脆在房間里走來走去。我們在夜晚感受到自己真正的渴望。我們沉下心來思考那些不快樂的時刻,和被白天的日光蒙蔽的期盼。黑夜把我們變成那個想要成為的自己。
     
          很多人責怪自己沒什么事卻不肯睡,但熬夜讓人戒不掉的最大誘惑,就是可以無所事事。
     
          夜晚永遠值得贊美。它適合用來追憶過去,也有一種魔力,淡去那些對傷害自己的人的怨恨,甚至對此感到后悔。它適合禱告,也適合和解。用盡力氣贊美夜晚這件事情,很多人都做過,勞倫·馬丁的這么形容——這是我們墜入愛河的時候——那些充滿激情、揮霍和目的性的愛,和在白天的日光下看起來總有些不一樣。
     
          這是激情之夜,是狂熱、浪漫和麻煩的夜晚。是那個最溫柔、最真實、最受壓抑的自己被釋放出來的時候,因為這時候看到你的,只有那些不帶任何偏見的眼睛,它們是夜空里的星星。”
     
          不要再為晚睡找借口了,沒必要。也不用感到焦慮,因為你正忙著偷自己。
     

     

    红鹰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