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smsee"><tt id="smsee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msee"></menu>
    【員工分享】失去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和感覺?
    English | 中文

    【員工分享】失去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和感覺?

    2018-11-27 本站原創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          成都的秋日,大抵是年景成藍,溫和且不做欺負人的模樣,符合成都的特性。隨你往哪個方向,高樓繁華之處拐個彎,便能見到一條老成都的街道,兩邊高高大大的榕樹對稱而拱,在心底留下濃濃綠蔭,自然舒坦,不由自主想讓自己漫無目的走下去。

          生日那天晚上,我們就走了很久的路。快要道別的時候,柯老師問了一個問題:“在成都,讓你記憶最深刻的是什么?”我們一時愣住,認真想了想。喵哥說,應該是曾經和朋友一起喝酒,什么都不想,喝到最后一起躺到床上睡著了。

          “這種情形現在也沒有了。”他又說。

          我想了一會兒,說:“嗯,我最難忘的不太好說,不過有次去漫花境地的事情我常常會想起。”

          說起來,漫花境地是成都保利198公園附近的一個小花圃,某年王力宏演唱會我們第一次去那里,因為來得太早,誤打誤撞找到的一個地方。我們第一次看見一個類似世外桃源的地方,路邊開滿了紫色的、黃色的、紅色的花,很是驚艷。更興奮的是沒有多少人來過。我們帶著探尋秘境的新奇和激動拍了很多開心的照片。

          我常常會想起那個地方,是因為唯一一張開懷大笑連眼睛都沒有的照片是在那里拍下來的,盡管很丑。

          還因為,那個地方再也沒有了。

          后來,我單獨去過兩次,只看到那里的推土機和建筑的房子。有時候心里會遺憾,當初應該拍更多的照片,停留更多的時間,好好看看每一個角落。

          這種遺憾,讓我覺得自己失去了它。

           這種感覺,就像有個秘密樹洞的孩子,有一天發現樹被砍掉了。

          8月有一段時間晚上經常做夢,但是早上起來卻總是想不起到底夢見了什么。我想了很多次,最終想起來一個場景:住校的孩子周末放學找媽媽,老人卻笑瞇瞇的把自己的家里保溫瓶的熱飯舀出來給孩子吃。

           突然,很難過。

           那個孩子是18年前的我,一年后老人離開了我們。

          她是我奶奶。我現在唯一記得的小學的時候,我在做作業,她在納鞋底。土磚屋,過道里陣陣涼風,院子外蟬鳴聲,時光有些詩意。

           我從來沒想過會失去她。

          《小小食雜鋪》里,自小失去雙親的太郎和奶奶相依為命,共同維系著每月不到3萬日元的食雜鋪“櫻屋”,生意蕭條,日常溫馨。最終,奶奶為了讓太郎能追求夢想過上新生活,主動將雜食鋪賣掉并搬到養老院。故事的結尾,奶奶病重,小田切讓飾演的太郎一直逃避,不想去探望。但在最后去的路上在故事的結卻說:“我真是一個笨蛋。奶奶,對不起。”

           愛爾蘭的故事里,巨人有兩只大狗。在一次悲劇中,巨人因為失去心破裂成了碎片,眼淚流成了汪洋大海。女巫母親為了緩解兒子的傷痛,將他的痛苦連同感情都放入瓶中封印。沒有了感情,得到永恒的寧靜,他便化成了一個巨石。

          失去,是一種再也沒有或者再也得不到的感覺。這種感覺應該是一種無法言說卻又清晰無比的難過吧。

           失去的感覺,就是難過。

            “那天我看到了一棵長得很奇怪的樹,拍了下來,卻沒有發給你。”這是一個關于“失去”的文藝描述,獲得了兩千多人的點贊。

           這個失去,應該叫做“失戀”。

          衣錦夜行的燕公子的文章寫過一段關于“失去”的話:兩個人的關系里,一定要有一個帶節奏的。那個人就是看上去愛得比較多的那個人,也就是主動的那一個。另外一個看似被寵愛,看似有恃無恐。但是只有你知道,有一天你要走,你他還有機會把他你抓回來,而他要走,那么他決定走的那一天,就是所有故事的結局。

          在愛情里,你跑得太快,而他只想慢慢來,或者待在原地就好。你會難過,會計較。覺得如果早點離開是結局,而在一起的每天卻時刻擔心會失去。還不如早點離開。

           因此,那個天天害怕失去的人會最先離開。愛情里,所有的好聚好散都是蓄謀已久,所有的分手都是積攢了由來已久的失望。

           那么,失去一個好朋友是什么感覺? 知乎網友“姬霄”回答道:“你能想起的所有趣事都與TA有關,但在講述這些時再也不會提及TA他的名字。

           就像看到每次看到吹簫的的歌手,每次路過平樂古鎮的竹林入口,每次看到學習用品店的小鬧鐘,都會想起曾經失去的朋友:他/她們還有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,卻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,也沒有點個贊。

          失去,就像一條岔道口,你走了小橋流水,他走了陽光大道。沒有交集,卻各自安好。

           得不到,永遠不會失去;得到了,才會失去。而失去,卻會讓愛延續。

          《小小食雜鋪》里,奶奶把拿手的米糠醬菜做法認真的教給了禮子,好讓她今后做給太郎吃。熟悉的味道,獲得了愛的傳承。

           故事里有個細節,太郎小時候很害怕鐘聲,因為擔心爺爺奶奶老去也會離開他。于是爺爺把鐘用布抱起來,藏在閣樓。

           在爺爺去世后,雜食鋪幾番經營不下去,奶奶多次勸說太郎把雜食鋪賣掉。太郎拒絕,并認為鋪子是奶奶對爺爺最重要的感情寄托。最后,奶奶說,其實雜食鋪是爺爺為了太郎不孤單而開的,而現在她心里最重要的愿望就是太郎能夠開心。

          愛爾蘭的傳說里,小海豹女的海螺聲使得封印的瓶子破碎,于是被封印的情感,清風,白云,統統融入身體。巨人有了情緒,有了痛苦,也有了感知美好的能力。

          失去是避之不及的軟肋,也是漸漸恢復的盔甲。親人或愛人,朋友或往事,離開或告別,不可逆轉的規律,感覺失去的同時,也是喚醒愛的延續。

           不是因為失去,生活而黯淡;而是盡管失去,情感還會延續。而且,恰恰因為感知了失去,會加倍珍惜,會變得堅強,會更懂得理解和關愛。

           世間最珍貴的不是“得不到”和“已失去”,而是現在能把握的小確幸。(潘安)

    红鹰彩票